边城一隅。

你好这里是萧隅‖全职‖凹凸‖文野‖魔道‖K‖残响‖薄樱
沉迷喻文州、雷狮、中原中也、金光瑶。
(热度皆从左向右👉)
头像是老婆画的。
会产粮,但是懒癌手慢。
高三美术生 集训中。半吊子写手半吊子coser。

趁着基友来我家玩把雷总试了
感谢基友友情出演的安哥的一双手(……)
假装自己有安迷修。
毛是之前出周泽楷的先凑合凑合没有紫瞳子带的棕的高考完之后再买紫瞳子和毛正经战一遍
我操我还真以为我出雷狮会像卡米尔
人肥出啥都软
私心安雷

滴——打卡

幾久:

中原中也 | @边隅。 
太宰治 | 原po
妆面 | 非森

上午学校联欢 唱完《風が吹く街》从班里跑出来找了个小教室拍的。
小剧场都是临时起意 算作一年来对他俩的喜爱的圆满 拍得非常开心。

愿他们和我们的故事都很好很长。
提前祝元旦快乐。

【薛瑶】终途

#薛瑶#终途
因为之前和自家cp用了薛瑶的情头突然想写点什么的产物。
特别懒所以写了好几周了才想起来发。
ooc慎。
————————
      “敛芳尊。给我亲一下吧。”
说出这句话时的薛洋,还穿着金家客卿的金星雪浪袍,倚在湖边亭子的亭柱上,看着风景,与静坐在亭中石椅上的金光瑶。
       糖再甜也黏不住嘴,就在甜香与牙齿碰撞的脆响间,一句本不该说的话脱口而出。
在金光瑶转头的那一瞬间,薛洋捕捉到了他一惯的笑容中包含的一丝惊讶。
      “笑得真假。”还是忍不住诽腹。
      可就是想看他那张清秀的脸上出现别的表情。惊讶的,担忧的,害怕的,喜悦的,生气的……无论什么,都想看,全部都想看。
       抱着这种想法说出这句话的薛洋保持了小流氓的本色同时却又在心里暗暗担忧着。
       “好啊。”他看见他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抬头一笑。
       仿佛是金星雪浪极盛之时,柔软的花瓣就这样绽开。
       小流氓咧起唇角,小小的虎牙露出一小段尖端,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忽的得到了些好处,想着下一步再讨要点什么东西。
       “但不是现在。”突地,薛洋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只手。骨节分明,皮肤细白的手,金光瑶的手。这只手捂住了薛洋向他靠近的唇。
         “阴虎符。”呼吸落在温热的掌心,他所肖想的人的一句话仿若将这大好春光变作阴森鬼城。
         良久,薛洋甩开金光瑶捂住他嘴唇的手,转身走出亭子时不忘将桌上的一袋糖拿走,“过几日就给你拿来。”
         “那糖就是给你备下的。”
         “那也希望敛芳尊不会食言了。”
         ……
         “啧。”走远了的小流氓从袋子中摸出一颗糖扔进嘴里,几下嚼碎了,“烦人。”
         再见已是数月之后,于姑苏城外一破庙中。
         “说吧,又要我干什么?”小流氓叼着草坐在放置佛像的台子上,“别提阴虎符,那东西还不成形。”
          “我来是提醒一下你,别陷得太深。”金光瑶笑,怕是薛洋陷得深了,乱了他全盘计划。
          薛洋心下一惊,确实,这一月有余,他一直都在看不见他,不知道他究竟是谁的晓星尘左右,还伴着个白眼小瞎子。一个多月的安逸,几乎都让他忘了他依旧是那个杀常家满门、屠白雪观的薛洋。
           “你已经回不去从前了。”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金光瑶的眼睛,金光瑶也收起了笑容与他对视。
           他这才发现,为何他那么地想要接近金光瑶,想要占有他的全部。因为他看不透他,而他眼中的自己,所有情绪暴露得一览无余。
          从台上跳下,薛洋以一种蛮不在乎的口气说道:“我知道我回不去。”忽的又转头面向金光瑶,那一瞬他的眼中仿佛是有翻滚着海浪波涛汹涌的大海,只一瞬便可将金光瑶淹没,“要说陷得太深,你怎么不想想我对你陷得有多深?”
            金光瑶只是笑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是夜,金光瑶揉了揉眉心,继续在桌案前处理事务。翻动书卷的指尖沾染了眉间朱砂的赤红,在苍白纤细的指尖上仿若鲜血一般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突然一团明亮的光出现在了房间正中。
           金光瑶猛的从书案后站起身,带落了一桌的书卷。
            苏涉搀着薛洋,从光团中摔了出来。顿时,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弥漫开来,带着本不属于这里的潮湿与阴冷。
             金光瑶连忙去扶,触到的却是薛洋黑衣上粘稠的血液与空荡荡的左袖。
             “这是怎么回事?!”金光瑶转头向苏涉大声质问,虚假的笑面被急切的惊惶所替代,却被薛洋尽收眼底。
             “我……我不知道。感应到薛公子出事之后我就用了传送符,好像是蓝忘机带着一群小辈。”苏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金光瑶,着急无助的仿佛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薛公子他……致命伤再加上失血过多……”看了看金光瑶苍白的脸色,苏涉最终还是没有说下去。
             “知道了,麻烦苏宗主先出去吧。天色晚了,该休息了。”金光瑶抬头看向苏涉,依旧是一副笑面,但苏涉怎么也感觉不到他在笑,苍白虚弱面皮上的一双眼,分明像是在哭。
            “你这样比笑着还难看。”苏涉离开后,薛洋强撑着裂开唇角,却因为忍着疼,平时好看的笑容变得无比牵强。仅剩的右手用最后的力气揽过金光瑶,满手的血腥蹭上了他绣着金星雪浪的衣袍,在干净华美的牡丹花瓣上留下道道血痕。
           薛洋吻了他,从小心翼翼地温柔到发疯般地啃咬,虎牙深深地扎进了金光瑶的下唇。直到薛洋倒在了他的怀里,两人也没再说一句话。
          没有人知道那一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敛芳尊依旧是那个敛芳尊,处变不惊,八面玲珑。
           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恶棍薛洋在一夕之间销声匿迹。
——————
          再后来。地府里多了两个鬼。一个没了左臂,一个失了右臂。失了右臂的鬼眉间一点朱砂,长了一副极其讨人喜欢的笑面,却忘了自己是谁,入不得轮回。没了左臂的鬼有一双小虎牙,笑起来好似哪家翩翩的少年郎,却固执地一直不饮孟婆汤、不走奈何桥。
          没了左臂的鬼和他一直走在一起,被跟烦了总是赶他走,说不认识他。
          “没事,我认得你就够了,要你认得我干什么。”一个霸道的小流氓这样说。

END.
          

        
            
     

给叶神过的第二个生日。
我入全职的时间说早不早,说晚却也不晚。
一年以前,lof有个tag问我们为什么喜欢叶修。
一年前,我说。因为他是叶修,他平凡到仿佛可以在路边遇见,同时又宛如一个神话。
不朽的神话。
而今年,我却又很想再加上一条。
一个看过、看完全职的人,又怎么会讨厌得来叶修呢?
确实,叶修很厉害,非常厉害,但他厉害的却理所应当,让人根本讨厌不起来。
因为他背后的付出与汗水,全部留在了我们的心上。
然而就是这样的他,在我们心中住了一年又一年。
遇见他和那些人是我毕生的荣耀。
自从入了全职,我好像发生过许多事,比如说出毁了我喻大本命什么的xxx娃娃脸出小周什么的x出老叶完全嘲讽不起来什么的x好多好多。
多到我回忆过后依旧笑得灿烂。
杭州广告牌上架起了你的海报。
只可惜我并不在杭州。
那么。
现在还是嘉世小队长的你。
我们25年苏黎世见吧。
到时候我会穿着老旧的队服。
迎接你的到来。
同爱着你的人们一起。
去见证你们的荣耀。
感谢有你。
你让我们哭着笑着去拥抱一切。
哪怕这一切给我们带来再多苦痛。
你的不放弃成为了我们的勇气。
你的坚持与负担我们看着,心疼着,无能为力着。
因为我们知道这一切终究会化作王冠。
为你加冕。
所以我希望铭记这一切。
直到天荒地老。
再多想说的到了嘴边也只能变为一句随大流的,
我们的小斗神,小队长,叶修,
生日快乐。

蓝雨最好的队长。
庆幸在我的生命之中,能有幸知道一个名叫喻文州的人。
庆幸我喜欢他。
庆幸能有他在我崩溃的边缘形成力量支撑我前行。
我们蓝雨的队长哪都好!
喜欢喻队的第二年。
给喻队的第二次生贺。
2025,我们,苏黎世见。
↓以下是一个痴汉的内心表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喻世界第一帅世界第一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喻文州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考试时候画的,随便从官方漫画集第二本中选的,不过临的不像,少女了些。
萤总好可爱////////

08.10黄少天生日快乐!

生贺真是够晚的,写的字想了一天最终也只有那么多

委屈黄少被屏蔽了【猛虎落地式】

仓鼠是昨天漫展刚买的拿来卖了个萌

外加,禁文字泡,黄少感受到我满满的爱意了吗ヽ(゚∀゚)ノ

蓝雨的剑圣,愿你一路所向披靡,荣耀加身。


老王解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敲桌狂笑】

原来老王你不光会算命还会解梦是吗Σ(゚д゚lll)

王杰希你解梦百发百中你队员知道吗😂😂😂